五连肖带狗100元赔多少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商界大佬們的婚姻經濟學 劉強東、徐翔們的圍城與護城河

2019-04-16 09:44:31 中國經濟周刊

  商界大佬們的婚姻經濟學 劉強東、徐翔們的圍城與護城河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鄒松霖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7期)

  不成功的商人各有不同,“成功”的大佬總是極其相似。

  4月伊始,兩位商業大佬因離婚傳聞上了新聞頭條。

  4月1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之妻應瑩向媒體透露,已請求法院判令和徐翔離婚。這被外界質疑為是一次技術性離婚。

  4月4日,網傳劉強東章澤天將于當晚宣布離婚的消息,隨即傳言被京東方面否認。但各大媒體和社交網絡為兩人的婚姻經濟賬也是操碎了心。

  事實證明,民眾多慮了。熟稔法律、信托等各項技術手段,放寬眼界實操國際先進經驗,大佬們早已未雨綢繆。

  徐翔的財產保全術?

  刑期已過大半,“私募一哥”“寧波漲停板敢死隊總舵主”徐翔被妻子應瑩起訴離婚。

  3月20日,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遞交《離婚起訴書》,請求法院判令和徐翔離婚。應瑩在起訴書中共提出四項訴訟請求:

  一、判定原告應瑩和被告徐翔離婚;

  二、判定雙方所生之子由原告應瑩撫養;

  三、請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

  四、本案訴訟費由被告徐翔承擔。

  應瑩和徐翔2004年登記結婚,育有一子。應瑩稱,導致她放棄15年婚姻的原因是,徐翔長期被關押,自己只能獨立撫養孩子,生活困難,致夫妻關系失和。

  她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沒去看徐翔了。而此前,她每個月都去探視徐翔。

  目前,案件處于由黃浦區人民法院主持離婚訴訟前的調解程序,尚未正式開庭。但外界普遍認為,此時提出離婚,除了“真想離”,恐怕“技術性離婚”的色彩也十分明顯。

  入獄之前,徐翔的澤熙投資管理資金規模接近200億元。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從寧波回上海的路上被公安機關抓捕。2017年1月22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徐翔案”做出判決,徐翔因操縱證券市場罪,獲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110億元,沒收非法所得90億元。減去此前羈押的400多天,徐翔實際將面臨4年3個多月的牢獄生活。到2019年4月應瑩提起離婚訴訟,徐翔只剩1年10個月左右刑期。

  然而,宣判兩年多來,徐翔到底有多少錢,司法機關還沒點清楚——財產未甄別完。

  徐翔案罰沒200億元,刷新了當時司法判決的歷史,但徐翔還真付得起。

  據媒體估算,徐翔入獄前,其資產有120多億元信托現金,他們家族控股或參股了至少6家上市公司,證券等資產價值約82.4億元,以及湯臣一品等豪宅房產若干套。當時售賣股權上繳罰金是足夠的。

  但兩年過去,除120多億元信托現金早已被司法機關扣劃,房產被司法機關凍結,資產甄別程序仍未走完,也就未能繳清罰金。

  而當時的82.4億元證券等資產,如今已經縮水37.6億余元,只剩約44.8億元。

  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徐翔和應瑩體會應該格外明顯。應瑩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資產甄別已經進行兩年多時間了,一直沒有結果,我已經失去耐心了。”

  再拖下去,留給徐翔的只會越來越少。

  因此,在徐翔刑期已過大半,出獄有望之時,應瑩突然在此時選擇離婚,也就讓外界解讀為技術性離婚。

  一旦離婚,根據我國《婚姻法》第三十九條規定,離婚時,夫妻的共同財產由雙方協議處理;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根據財產的具體情況,照顧子女和女方權益的原則判決。同時《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五條規定,夫妻一方個人財產在婚后產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徐翔與應瑩之間并無婚前協議,因此,對于上述徐翔在婚后取得的財產,二人共同所有,離婚時將平分財產,即平分約50億元財產。

  此時離婚,也難免被外界解讀為通過離婚劃走財產來實現保全。

  按照司法程序,應瑩與徐翔離婚的請求需要先經調解程序,“調解期限一般不超過30天,最長不超過60天。調解成功案件撤訴,調解不成將移交審查立案或審判業務庭繼續審理。”

  應瑩對外界展示的態度堅決,表示希望法院能盡快立案,并沒有接受調解的意愿。

  當然,“成功”的路上不會一帆風順。徐翔的資產幾乎都在父母名下,徐翔父母幾乎是徐翔的澤熙系旗下所有公司的100%控股股東以及部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跟父母的財產也有待切割。

  但根據我國法律實踐情況,司法系統在認定徐翔和父母的各自財產歸屬時,一般秉承“實質大于形式”的原則。如果徐翔父母并沒有對這些財產積極行使法定代表人或股東的權利,發揮對公司的經營、管理的主要作用,那么這些財產仍認定為是徐翔的財產,屬于夫妻共同財產。

  若離婚,奶茶妹妹只能分得5元?

  相比徐翔在資本市場上掙快錢,劉強東從事的零售業是個慢活,他的婚姻愛情也如連續劇般漫長。

  清明假期,他再次曝出離婚消息,隨即官方辟謠。這已經不是首次。

  劉強東在美國明尼蘇達州事件后,每隔一段時間,類似橋段就會上演一番。只是這一次,繼今年2月JD+智能奶茶館關門后,又有章澤天卸任劉強東間接持股的重慶嫩綠茶藝有限公司董事職務,讓婚變傳聞“有鼻子有眼”。

  事實上,這段時間,京東煩心事頗多,離婚或許不在劉此時的考慮范圍內。

  劉強東的底氣,或許不是來自對當時還在調查的美國案子有信心,而是對自己后院安穩、婚姻無恙有底氣。眾所周知,早在3年半前,2015年與奶茶妹妹章澤天結婚時,劉強東就為自己的婚姻投了一份“保險”。

  自認為是兄弟們大哥的劉強東,沒有和自己的女人簽署婚前協議,那樣“不夠爺們兒”,沒有面子,他選擇相信法律。

  2015年8月8日,劉強東、章澤天二人領證。就在曝光領證前一天,2015年8月7日,京東在發布財報時宣布,經由京東集團董事會決議,批準2015年5月份針對公司董事長兼CEO劉強東的一項“為期10年的薪酬計劃”。該計劃的詳細內容為:“公司董事長兼CEO劉強東在計劃規定的10年內,每年基本工資為1元,且沒有現金獎勵。但根據京東的股權激勵計劃,劉強東已經被授予2600萬股A類股權,每股執行價為16.70美元。而在這10年內,公司不得再向劉強東授予額外股權。”

  怎么看這份董事會決議?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意味著劉強東提前預支了自己10年的工資和獎金,總價值約為26.5億元,未來10年的收入為10元。而這26.5億元為劉強東的婚前財產,如果劉強東此間與奶茶妹妹離婚,那么奶茶妹妹將分得共同財產5元。

  離婚或許可能,分財產?不可能!這也堪稱是“地表最強的操作”了。

  實際上,中關村電腦城練攤鍛煉出來的東哥,在算這筆婚姻與愛情的經濟賬時,考慮或不止于此。

  清華校花與白手起家富商的愛情故事是網友刷不完的梗,并且極具延展度,在娛樂板塊、八卦論壇、商業報道中都能引起討論。這幾年,劉強東的每一次愛情故事都成了京東免費的事件營銷案例,輕松上頭條,免費打廣告。

  業界評論,京東有了奶茶妹妹,至少省了幾個億的營銷廣告費用。坊間戲言,一個章澤天抵過整個阿里公關。

  劉強東也在付出。王健林為王思聰做的事,劉強東也為奶茶布局了:給你錢,去投資。

  根據天眼查數據,截至4月10日,盡管章澤天已卸任重慶嫩綠茶藝有限公司董事職務,但還在劉強東、京東系下的10家公司任職,甚至任董事長。

  結婚至今短短4年的時間里,章澤天身上的標簽,逐漸從京東時尚品牌拓展顧問、京東公益基金會榮譽理事長,上升為投資人,布局涉及餐飲、健康、文化等各個領域。

  不過和王思聰相比,章澤天的投資業績乏善可陳,且這些活動都離不開劉強東在身側加持,當然她本人并不以為意。

  2017年,章澤天接受媒體采訪說,并沒有想過如果只靠自己的力量會怎么樣的問題,“都是相輔相成的事,老劉在幫我,我也在幫他,我沒必要非要證明‘不靠你老劉也可以做成’。一切都是互相成就”。

  老劉可能不這么想。

  明尼蘇達州事件前,京東業績蒸蒸日上,章澤天的日常操作也能為京東帶來正面流量,從實際結果看,劉強東也毫不避諱強化章澤天與京東間的營銷聯系。

  明尼蘇達州事件后,章澤天每次傳出消息,均為離婚等負面消息,京東和奶茶的捆綁也逐漸減少,章澤天淡出京東系的信號意義也就不容忽視。

  股市“假離婚”? “土豆條款”!

  盡管婚姻是座圍城,但要經營好這座城,并非易事。

  修好甕城還是護城河,歷來是考驗大佬們的難題。強如上市公司的諸位大佬也沒有解答好。

  近年來,A股上市公司大佬因離婚帶來的巨額財產分割頻頻“上頭條”,量價齊飛,不斷刷新紀錄。

  2011年5月,藍色光標發布公告稱,董事孫陶然與前妻胡凌華根據離婚協議的約定分割股份。其中,孫陶然獲得604.5萬股,占公司股份總額5.03%;胡凌華獲得551萬股,占股份總額4.59%。按照當日藍色光標收盤價30.29元計算,胡凌華獲得的1.67億元財產刷新了當時最貴離婚紀錄。

  2012年,三一重工高級副總裁袁金華的前妻王海燕,憑借離婚后獲得的三一重工股份,以22億元的身家,一度成為“新財富500富人榜”中的上榜女富豪。

  2015年5月,豪邁科技股東馮民堂與妻子劉霞離婚,馮民堂將其所持5379.75萬股股份分割給劉霞。以交割時期豪邁科技股價計算,劉霞獲得的5379.75萬股市值達到14.13億元。

  2016年1月,電科院公告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之一胡醇,與妻子王萍離婚,胡醇付出了3.68億元的分手費。

  2016年9月,昆侖萬維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周亞輝與妻子李瓊協議離婚。據外界測算,此次離婚,李瓊從周亞輝手中拿走了2.78億股昆侖萬維的股份,以昆侖萬維當時26元左右的價格計算,這部分股權價值超70億元。

  70億元的“分手費”,創下A股之最,周亞輝因此被調侃,一條好漢,中國好前夫!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上市公司大佬婚姻危機,股民受傷最大。如若處理不當,會影響到上市公司股權結構、高管的控制權,甚至公司的未來發展方向,進一步或許會影響到資本市場,影響到投資者利益。

  然而,大佬們畢竟見多識廣,股市也能“假離婚”。為了能夠順利減持套現,離婚也可刻意為之。

  2017年,贏時勝的董事鄢建兵和妻子黃熠協議離婚并分割財產,將2783萬股分割給女方。離婚后,鄢建兵持有公司股份3233.6萬股,占總股本的4.35%,原本持有贏時勝8.1%股份的鄢建兵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

  彼時頗多質疑指向鄢建兵。

  當年,股市行情走弱,不少個股經歷了大幅回調。在此大環境下,不少上市公司不斷清倉式減持。為了限制和規范減持,監管機構出臺了減持新規:對于大股東和持股5%以上股東,交易減持新規要求通過集中競價減持時,減持需要提前15天披露。

  而鄢建兵和黃熠協議離婚分割股份后,則使雙方的股份均在5%以下,就能避開監管,可以靈活減持,甚至隨意減持。減持方式、時間都可以“暗度陳倉”。

  事實上,前述電科院胡醇,與王萍離婚時,也曾受到類似質疑。

  上市公司高管近年被曝出離婚的案例如此之多,一定程度或許是遵循了“公司上市后才離婚”的準則,頗似一些家庭在孩子高考后才離婚——夫妻雙方或早已感情破裂,但堅持熬到孩子高考結束。

  著名一役是,土豆網CEO王微離婚而導致土豆網上市失利催生出的 “土豆條款”。

  2010年前后,土豆網沖擊納斯達克。王微的妻子楊蕾半路殺出,要求分割土豆網38%的股權,并申請凍結土豆網95%的股權。楊蕾的分割股權訴求以黑天鵝之姿,擾亂了土豆網的上市節奏,最終土豆網錯過最好的上市時機。等到土豆網重啟IPO時,恰逢美國資本市場冰河期,上市首日股價下跌12%,之后不到一年時間,土豆網被優酷并購。

  而楊蕾得到700萬美元作為補償,與王微協議離婚。

  此后,“土豆條款”誕生——風投所投公司的CEO結婚或者離婚必須經過董事會同意。對上市高管來說,想說分手也許要等到上市之后。

  在土豆網覬覦的美國股市上,上市公司的風險不僅來自經營,一些“浪漫關系”“曖昧關系”也被視作風險關系,因為這類花邊新聞得小失大,招致天價罰單者,屢見不鮮。

  談錢一定傷感情嗎?

  談錢一定傷感情嗎?也未必。

  4月4日,亞馬遜CEO貝佐斯前妻麥肯齊在社交媒體上宣布,她已經和貝佐斯達成了離婚協議。

  自今年1月兩人被爆因貝佐斯婚外情而離婚后,兩人沒有狗血、沒有爭奪戰。最終麥肯齊宣布放棄《華盛頓郵報》和太空探索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的全部股權,只保留兩人共同持有亞馬遜股權的25%,并將所有股權的投票權授予貝索斯。根據《福布斯》計算,離婚后麥肯齊將成世界排名第三的女富豪,而貝佐斯仍然是全球第一大富豪。

  貝索斯手握全球最大上市公司亞馬遜接近16%的股份,凈資產約為1370億美元。如果這次兩人“撕破臉”,那么無論雙方因為什么原因離婚,麥肯齊都有可能分走貝索斯的一半身家,即685億美元。

  但最終,賢妻救了貝佐斯。因為投票權控股權未被撼動,見風是雨的股市幾乎不為所動,亞馬遜股價僅僅微降。

  眾所周知,貝佐斯不喜歡PPT和Excel,他喜歡用文章匯報工作。

  這次,貝“文豪”的分手感言也堪稱典范,真誠滿滿,含情脈脈:

  “我們非常幸運地找到了彼此,并對我們婚姻中的每一年深表感激。即便是我們知道會在25年后分開,當時我們也會這么做。作為一對已婚夫婦,我們一起度過了美好的生活時光。作為父母、朋友、風險投資和項目的合作伙伴,以及追求風險投資和冒險的個人,我們也看到了美好的未來。雖然標簽可能不同,但我們仍然是一家人,我們仍然是珍貴的朋友。”

  “她非常機智、才華橫溢、充滿愛心,隨著我們人生中下一個階段的到來,我知道我將永遠向她學習。”

  處理離婚糾紛,有貝佐斯這種買賣不成仁義在的天賦型選手,也有吃一塹長一智、靠教訓長經驗的努力型選手。

  1999年,“傳媒大亨”默多克與第二任妻子安娜離婚時支付給對方17億美元的天價分手費,損失慘重,堪稱“史上最貴的離婚案之一”。為避免重蹈覆轍,在和鄧文迪結婚之前,默多克將80億美元財產,特別是新聞集團股權都裝進了家族信托基金進行保護,每名子女均享有相同的財產繼承權。

  2013年末,默多克結束與鄧文迪的14年婚姻。這一次,默多克財產未被大幅切割。鄧文迪僅獲得兩套房產,兩個女兒獲得870萬美元基金的受益權。默多克通過家族信托基金控制新聞集團和二十一世紀福克斯這兩家企業,與鄧文迪離婚不會影響這兩家企業的管理權、所有權和繼承權。

  通過家族信托基金將資產的所有人與受益人分離,避免出現因一人而廢事的“一地雞毛”尷尬局面,已經成為國外大佬的常規操作。

  中國富豪中學得最好的,則是香港的富豪,如李嘉誠家族的長江實業、李兆基的恒基地產、郭氏家族的新鴻基地產等均于多年前成立各自的家族信托基金,并通過家族信托基金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未雨綢繆,做好家族財富管理。

  劉強東操作得也不錯。

  2014年,甚至更早以前,劉強東就為其所持股權構建了一張安全而牢固的防護網。

  2014 年1月,京東遞交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創始人劉強東為第一大股東,通過位于英屬維京群島的離岸公司Max Smart Limited持有京東3.70億股普通股,持股比例為18.4%。在IPO之后,這部分股份將成為B級普通股,擁有67.6%的投票權。

  這家英屬維京群島的離岸公司Max Smart Limited,劉強東是通過信托持有的,且他為信托唯一股東,并享有收益權。

  業界分析說,即便是劉強東“1元年薪”決議中的股權和期權,其所有權也早已不屬于劉強東。形式上,劉強東一家享有的只是收益權。

  這也就徹底隔斷了因離婚而面臨企業股權分割的問題。

  大佬們謀局婚姻和財富契約的套路,也是一門深奧的經濟學。

(編輯:馮方)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五连肖带狗100元赔多少 斗地主单机版不用网络 pk10赛车历史开奖直播 正版彩霸王综合资料 彩图 红牛娱乐是怎样的平台 网球比分直播 后三不定位独胆稳赚 多盈娱乐APP mg阿拉德之怒手游官网下载 时时彩后四稳赚 新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