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连肖带狗100元赔多少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原甘肅首富陷債務危機:欲賣A股公司股權償債未果

2019-04-12 11:15:34 每日經濟新聞

  原甘肅首富闕文彬陷債務危機:欲賣兩家上市公司股權償債未果

  每經記者 曾劍

  一邊是原來的接盤方紛紛撤走;一邊是所持少數上市公司股權被司法拍賣,深陷債務危機的原甘肅首富闕文彬近期遭遇坎坷。

  早年,闕文彬的發家史堪稱傳奇,從一個制藥公司的銷售經理,到多年蟬聯甘肅首富。但近兩年,其由于個人拖欠巨額債務、被訴眾多,只能尋求出讓旗下兩家A股上市公司西部資源(600139,SH)和恒康醫療(002219,SZ)股權來償債。

  然而,今年3月下旬至今,兩家接盤方紛紛終止了原本的承債式股權受讓,接連撤走。上市公司披露稱進展不順,外界也很難知悉真正原因。但對闕文彬來說,面對至少數十億元的債務,其需要加快尋找新的接盤者。兩家上市公司的投資者們也希望盡快出現新轉機。

  為理清上述情況的相關原因,《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近日通過采訪予以還原。

  接盤者來了又走了

  今年4月9日,闕文彬持有的恒康醫療150萬股股份司法拍賣完成,一自然人以564萬元的價格拿下,該成交價較起拍價高出12萬元。京東網絡司法拍賣平臺的信息顯示,該拍賣僅有2人競價,而圍觀人數卻高達5000多人。當日晚間,恒康醫療披露了這一拍賣結果。4月10日,恒康醫療再發補充公告稱,闕文彬所持該部分股份因被拍賣構成被動減持的均價為3.76元/股。

  對闕文彬而言,所持股份被司法拍賣,是其當前所面臨的困境的縮影之一。

  2017年11月,闕文彬持有的恒康醫療全部股權被司法凍結,其旗下四川恒康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恒康發展)所持西部資源部分股權也被凍結。當時,凍結的股份涉及市值近100億元。

  外界彼時才發現,闕文彬及其所掌控的“恒康系”存在巨大債務問題。

  根據后續披露,闕文彬持有的恒康醫療股份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杭州市下城區人民法院等法院凍結或輪候凍結,其本人及恒康發展涉及大量債務訴訟。

  為擺脫困境,闕文彬不得不轉讓恒康醫療和西部資源兩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去年下半年,北京中元融通投資董事長張玉富、湖南隆沃文化實控人王靖安分別欲入主恒康醫療、西部資源,以承債方式接盤。

  兩筆股權交易宣布數月后,于今年3月先后夭折。據披露,受讓方未能有效解決闕文彬及恒康發展的債務是終止原因之一。

  闕文彬的債務缺口有多大,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數字。但據恒康醫療此前披露,闕文彬、何曉蘭夫婦以及恒康發展質押恒康醫療股份所形成的債務及民生信托債務之本金便達到50億元。

  上述轉讓控制權事項披露后,張玉富也曾以“實控人”亮相恒康醫療的相關活動。如今張玉富終止受讓,外界也感到突然。

  轉讓緣何折戟?一位接近恒康醫療方面的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出讓方(闕文彬一方)看來,受讓方當初承諾了要在一定期限內解決部分債務,但約定的事情并沒有做到,“商業社會要講究契約精神”。

  實際上,兩位接盤方的資金實力此前也被質疑,監管層面也下發了相關問詢函。但對于相關資金來源,接盤方在回復函中也未完全說清楚。

  今年4月10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試圖聯系一位接近張玉富的人士,但未能得到回應;湖南隆沃文化的公開電話則一直占線中。

  禍起于高比例質押

  闕文彬曾被稱為“低調的富豪”,其在2009年胡潤百富榜單中憑借48億元財富成為甘肅省首富。到2017年,闕文彬仍以140億元身家第九年蟬聯胡潤百富榜甘肅首位。

  闕文彬的成名始于一味中草藥——獨一味。2001年,闕文彬參與成立甘肅獨一味生物制藥股份公司(以下簡稱獨一味),生產止血鎮痛類中成藥獨一味膠囊。2008年,獨一味(后更名恒康醫療)成功上市。同年,闕文彬獲得另一上市平臺,后更名為西部資源。

  與低調的處事風格不同,闕文彬在資本運作上似乎較為激進,通過推動旗下產業大舉擴張,快速擴張資產版圖。

  有媒體報道稱,2012年以來,恒康醫療向近20家醫療領域公司發起收購,耗資超50億元。同期,西部資源主業幾經變更,籌劃了對7家公司實施收購,耗資約20億元。

  2016年后,闕文彬向一些證券公司或信托公司大量舉債,進行大比例股權質押。據粗略統計,近3年來,闕文彬對恒康醫療的股權質押次數達到30次以上,而其持有的西部資源股權也被高比例質押。

  如2016年8月,闕文彬及恒康發展從東北證券共融資5億元,用于補充恒康發展公司運營資金,整合醫院、醫藥等醫療服務企業;又如2017年11月,在闕文彬等與華龍證券的合同糾紛中,闕文彬持有的恒康醫療1.54億股股份被凍結。

  說起闕文彬的自身困境,一位接近他的人士如今也頗為感慨:“闕總為人真的很不錯,講義氣,人耿直,出現現在的情況,只能說是步伐沒有踩好吧。”

  急需尋求新接盤方

  受行業環境以及老板債務危機等影響,西部資源、恒康醫療近兩年的經營狀況也不佳。

  自2012年以來,西部資源業績持續低迷,基本是“微利一年虧損一年”。據2018年業績快報,西部資源的扣非凈利潤或將連虧6年。2016年,闕文彬便曾有意退出西部資源,但沒能脫手。

  對于實控人轉讓控制權失敗,西部資源相關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公司目前經營正常。恒康發展在與相關債權人進行協商,并將繼續尋找下一家戰略合作者。

  而恒康醫療方面,前些年由于大舉并購,其營收和凈利潤連續上漲。直到2017年,公司凈利潤同比下降49.75%,接近腰斬。2018年,恒康醫療的并購“后遺癥”相繼爆發。據其業績快報,公司預計2018年凈利潤虧損13.9億元,同比下降785.37%。而業績巨虧源于2018年計提了資產減值損失8.71億元、恒康源藥業毛利虧損2.53億元及貸款增加財務費用上升。

  一位恒康醫療內部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大股東的事對上市公司有一定影響,但整體來看,公司經營仍在按照既有的戰略前進,“公司核心產業如醫療服務、中草藥都是正常經營。”

  對恒康醫療來說,原本的接盤方張玉富所派董事最近也已離職。上述恒康醫療內部人士稱,走的人主要是張玉富那邊的人,原來負責具體管理的董事長、總裁、副總裁都沒有變化,“管理層是完全正常運行的。”恒康醫療內部人士還稱,上市公司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管大股東的股份如何變化,不會影響到管理層如何去經營。

  (實習生杜晴對本文亦有貢獻)

(編輯:董湘依)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五连肖带狗100元赔多少 时时彩后1稳赚方法 mg游戏中心官网 排三万能五码走势 老版本鱼丸游戏 排列3绝杀6码 抢庄牌九特色游戏 百亿娱乐平台网址 北京pk10高手计划群 幸运北京pk10软件 巴西五分彩